! 现在是 设为首页     收藏本站
科研教学

从“智者察同,愚者察异”看东西方医学的差异

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18-09-21

  2014年,习近平总书记在比利时《晚报》发表题为《中欧友谊和合作:让生活越来越好》的署名文章,文中指出:“智者求同,愚者求异”。中欧要本着相互尊重、平等相待、求同存异、合作共赢的态度去加强对话和沟通,寻求利益最大公约数,共享机遇,共迎挑战。


  “智者求同,愚者求异”是对《黄帝内经·素向·阴阳应象大论篇》中“智者察同,愚者察异”的化用,原文是:“智者察同,愚者察异,愚者不足,智者有余。有余则耳聪目明,身体轻强,老者复壮,壮者益治。是以圣人为无为之事,乐恬憺之能,从欲快忘于虚无之守,故寿命无穷,与天地终。此圣人之治身也。”此处的“同”,指的就是万物相通的根本之道,而“异”则是万物差别的表象。有智慧的人善于发现万事万物的同,抓住相通的根本,就会“有余”,而愚昧的人则总把注意力放在万事万物的差别上,从而被表面现象所困拔,舍本逐末,导致“不足”。所以;“察同”是“圣人”的“治身”之道。这句话凝聚了中国文化的最高智慧,是中西文化区别的焦点。


  西方科学或近代科学的源头在古代希腊,古代希腊人的价值观点、思维方式、学术思想,是近代自然科学产生的基础。对古代希腊人来说,认识的目的是为了探索自然界的原理与原因。因此,研究之作一定要有具体的对象,没有明确的对象就不能进行有效的研究。显然,古代希腊的科学以自然界存在的事物为研究对象,并且主张在寻找其间差异的基础上,对自然事物进行分门别类的研究,进而找出各类事物的特点及其各种各样的规律性。简而言之,其显着的特点是求异,就是寻求这一事物与其他事物的差异。西医学正是秉承了古代希腊科学的特点,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一条以分析、还原、实证为标志的察异之路。例如,面对2003SARS的突然降临,西医学者先要做的是认识病源、察明病因、寻找对策。在病因未明之前,更多是依靠支持疗法,其间体现的“流行病→病原体→实验室→对抗性治疗→疫苗接种”的科赫法则,便是西医学寻找SARS与其他病之间的诊治差异而必然选择的一条途径。这是西医学一脉相承于古代希腊科学的“察异”本质使然。


  然而,在中国传统科学来看,这样的过程几乎“与愚者若一”(《荀子·解蔽》)。中国传统科学认为,自然界的事物为数众多,人生是短暂的,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对事物的认识,那么到死的时候,你对自然的认识,也是有限的。因此,中国传统科学不主张从事对自然事物一个一个的具体研究,不重视事物之间的差异探索(但不是不探索),而是千方百计地寻求自然事物共同的东西。显然,中国传统科学的本质特点就是求同。根植于中国传统科学的土壤,积聚着中国传统科学精髓的中医学;从本质上而言,也必然是求同的科学。《黄帝内经》中处处体现的“取类比象”思维模式就是一个有力证据。再说SARS就是中医学早有认识的“温病”“瘟疫”。于是,面对SARS,中医驾轻就熟地对SARS进行辩证、治疗、预防,2003年广东省中医院在治疗SARS方面的突出贡献就是中医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
  事实上,“察同”、“察异”的不同,虽然体现了中西医学的本质差异,但都是对人体生理疾病规律的一种探索和把握。正如有些学者指出:察同非即“智”,察异非即“愚”,惟夫“合异同”者,方为智。